我的“红色”家风

时间:2020年05月1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张晓玲 点击:

 

“家风”又称门风,是家庭或家族世代相传的风尚、生活作风,也是一个家庭当中的风气,给家中后人树立的价值准则。我的红色家风要从两位父亲说起。第一位是我的公公——白佩玉,他是一位因战致残的二等甲级退役残废军人。他出生在山西省武乡县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幼年丧母,3岁就过继给别人家当儿子,从小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放过羊、挖过煤,未上过一天学,是我们家族中吃苦最多、命大福大、理想信念最坚定的共产党人。1938年1月20岁的他追随薄一波“山西决死队”打日本鬼子走上革命道路,当时也不懂得更多的道理,就冲着当兵能吃顿饱饭、过年能吃上饺子才参加八路军的,到了部队通过组织的培养才懂得更多的革命道理,1942年4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抗日战争打到解放战争,又到南下剿匪受过10多次伤,传奇的是解放战争时期攻打洛阳时头部受伤,战士们以为他牺牲了,墓碑上都刻上了名字,掩埋时发现脚还会动又捡回一条命,直到1992年12月74岁因病去世。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他临终前瘫痪卧床两年多,仍每月不忘交代我们要帮他到单位缴纳党费。历经枪林弹雨的他最喜欢的歌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 过去他的奢望是能够向地主家儿子一样有一个会亮的手电筒,好半夜挖煤回家照路。想不到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新旧社会两重天,芝麻开花节节高,党和政府还给他们住进了干休所,享受着最优厚的待遇,改革开放后还能看上电视、坐上小汽车、住上设施齐全的楼房。他在世时每天都要带上草帽,处着拐杖到人民商场的天桥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车子和川流不息的人群,由衷地感叹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他虽然去世多年,但每每看到他遗留下来的参加淮海等大战役的纪念章和奖章以及过去部队分配给他保留下来的炮弹箱装着的物品时,我们全家都会泪流满面,仿佛思绪又把我们拉回到那个血雨腥风、战火纷飞的年代,有千千万万像我公公一样的共产党人为了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以对党对革命的赤胆忠心,不忘初心,践行了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是公公留给我们子孙后代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要把它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再一位是我的父亲张锡华,他是一位建国前参加滇黔桂八支队的退役老战士,现已93岁高龄,他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他一生爱学习,读书看报看新闻,关心国家大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成为父亲的口头禅。他要求子孙们也要热爱读书学习,多年来我们家最开心幸福的时光就是一家老小扶老携幼逛书店,买两本心仪的书,再到小吃餟一顿,边吃边交流读书感悟。他还时常教育我们不能占国家一分钱的便宜,有一次我跟他开玩笑说,你的医药费实报实销,多开点药来给我们吃,他义正言辞很认真的说,你们有你们的医保,不能占国家一分钱的便宜。每次增加离休金,他都会说,行了不能再增加了,我们对国家没什么贡献,增加给那些对国家贡献大的人。两位父亲时常尊尊教诲儿孙们,思想要进步,工作要努力,生活要节俭。这也是我们这个家族的家风家训,使得这个有着红色基因的家族始终充满着满满的正能量。他们还时常将新旧社会的生活作比较教育我们,要吃水不忘挖井人,幸福不忘共产党,要对党忠诚,心怀感恩。正因为有了两位父亲的红色家风,我的家人人心态阳光、积极上进,孝老爱亲,家庭和睦。是伟大的新时代养育了我幸福的家庭,培育了我良好的家风。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走得再久,再远,也不要忘记来时的路,不要忘记为什么出发,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唯有以永不懈怠的精神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方不负这大国风采,不负这美好时代。我一定继承父辈的遗志,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永远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建设“中国彝乡. 滇中翡翠 .红火楚雄”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让红色家风代代相传!


   


上一篇:楚雄州委老干部局组织开展文明科室(直属单位)常态化考评​‍
下一篇:没有了